新小说网 > 奇幻·玄幻 > 从精神病院走出的强者 > 第164章 别哭了,请你吃臭豆腐
听书 - 从精神病院走出的强者
00:00 / 00:00

+

-

语速: 慢速 默认 快速
- 6 +
自动播放×

御姐音

大叔音

萝莉音

型男音

温馨提示:
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?
立即播放当前章节?
确定
确定
取消
全书进度
(共章)

第164章 别哭了,请你吃臭豆腐

投推荐票 /    (快捷键:←)上一章 / 章节目录 / 下一章(快捷键:→)    / 加入书签
分享到:
关闭

特殊部门,科研室。

身穿白色工作服的陈老,围绕在一台台机器面前,每一台机器显示的数据都已经达到巅峰值。

他工作几十年从未遇到过这样的情况。

能量反应太恐怖。

“果然跟我想的差不多。”

先前陈老就直言,这枚碎片里蕴含着很恐怖的能量,甚至牵扯到某种惊人的秘密。

紧接着。

一位年轻的工作人员道:“老师,结果出来了,这枚碎片里蕴含的能量已经突破到据我们所知的能量界限,我称呼它为神性。”

“神所能拥有的东西吗?”陈老自言自语道。

“老师,我想这是我们研究以来从未发现的成果,能够支撑古代神话的基本理论。”

这位年轻的工作人员是陈老手里的得力门生,智商在世界都能排进前十,就连陈老都自愧不如,如果不是多几十年的经验,他都未必能够教给学生有用的知识。

而他苏齐也是被外界公认为,能够接手陈老的最强学生。

“你说这些真的存在吗?”陈老问道。

不是他不相信这些,而是对他们这些科研人员来说,越接触越能发现,世界并不是想象中的那么简单。

越是深入深渊,越能发现深渊是多么的可怕。

苏齐沉声道:“学生在国外有几位朋友,他们也是各大研究室的成员,据我所知,国外也开始接触神话中的存在。”

陈老没想到竟然会揭开的这样的秘密。

“刚刚监测部传来消息,有一群邪物朝着延海市迁徙而来,学生怀疑那些邪物的迁徙应该跟这枚碎片有关系,根据我们的检测,碎片一直都在散发着一种对人类无害的能量物质,可是对邪物来说,好像有着很大的帮助。”

苏齐为能够研究到这些东西感到兴奋。

只是面临的危险,也是不敢想象的。

“你们继续研究。”陈老吩咐着,随后离开研究室,他现在要将这种情况告诉独眼男,关系到延海市居民的安危,可不是一件小事。

如果真的是这枚碎片将邪物吸引过来,那魔神定理又是什么问题。

还是说两者间始终存在这种问题。

办公室。

独眼男站在落地窗前,抽着烟,看着外面的城市,心情有些沉重,最近的事情让他很烦恼,烟抽了一根又一根。

烟灰缸里都堆满了烟头。

“我好难啊。”

独眼男难受的很,没有人看到的时候,才能露出脆弱的一面,在外人面前,他永远都是那位霸道的特殊部门首领。

流血不流泪的绝对硬汉。

咚咚!

敲门声。

陈老推门进来,皱眉挥挥手,“烟抽多了不好,容易早泄,年轻人需要节制。”

“多谢陈老的提醒,这包抽完就少抽。”独眼男笑道。

当然。

对老烟枪独眼男来说,一包抽完就少抽,但一包又一包,何时能够看到头。

“陈老,是不是有什么新发现?”独眼男问道。

他对延海市科研室是很有信心的,虽然跟总部那边没法比,不过在人才方面,却是丝毫不弱,就说陈老那群学生,在整个世界都是顶尖的存在。

陈老道:“的确有发现,那枚碎片蕴含很庞大的能量,我的学生苏齐,将这股能量称为神性,而且预感邪物迁徙跟这枚碎片有很大的关系。”

“有关系?”独眼男神色凝重,显然是没有想到会跟碎片有关系,“能确定吗?”

“只是猜测。”陈老也没敢果断,毕竟这只是一种猜测,“碎片散发着一种能量物质,对人类没有任何害处,但对邪物却有着增幅作用,那头邪物蟑螂魔能够拥有近乎不灭的能力,很有可能就是跟这枚碎片有关系。”

“还有一件事情,不知道能不能说。”

独眼男道:“陈老,你我之间还有什么不能说的,我们最终的目标就是守护好延海市,别的都不重要。”

“我们研究发现,这枚碎片存在的年代很久远,好像是被人挖出来的。”陈老说道。

如果真是这样,那就说明,有人背叛总部,跟邪物合作,这枚碎片就相当于埋藏在地底深处,已经消失在历史长河中,根本不可能有重见天日的可能。

独眼男露出一副,我早就知道内部出现叛徒的事情。

“我知道,所以现在我根本就不相信总部那边的情况,说句实话,总部有叛徒混在里面,到底是谁还不知道,但可以确定的是,那叛徒的地位不低。”

陈老是一位值得信任的老人。

为延海市付出很多。

陈老叹息道:“如今都只是猜想,好了,我要去继续研究,希望能尽早研究出具体的数据。”

“等等。”独眼男询问道:“陈老,现在邪物迁徙,你认为我是公布出去,让每一位市民知道,还是让市民们不知道这件事情,一切都交给部门处理。”

陈老笑道:“我是搞科研的,这种问题,我认为你应该去询问金禾莉那小丫头,别看她年轻,她很有主见,脑子也很聪明。”

等陈老离开后。

独眼男又习惯性的点燃一根烟,深吸一口,吞云吐雾,难受的很,这么多年来,延海市一直都相对安全,怎么会突然间发生这么多事情呢?

如果林凡在这里,肯定会告诉他,因为我出山了。(作者搞事了)

手机铃声响起。

接通。

“你这位朋友出事了……”

那边传来李来福的声音。

独眼男看着手机来电,懵伸的眨着眼,是不是打错电话了,仔细看看好像并不是。

这特么的在医院也能出事。

有病啊。

闹市区。

永信大师心情很不好,他眯着眼,看着走在前面梳着大背头的小兔崽子,真够可以的,他还没跟林凡相处多久,这小子就不知道从哪来杀出来。

直接将林凡拉着。

根本不给他交流的机会。

甚至偶尔回头的眼神,都充斥着蔑视。

永信大师追上去,笑问道:“小朋友,你每天都不上学吗?”

小宝瞧着对方道:“学校被邪物破坏了,正在维修,没法上学。”

说这话的时候,得意洋洋。

最开心的就是学校被破坏。

校长一直催促着施工单位快速,快速,用最短的时间将学校修复好。

而小宝将施工偷偷喊来,给了一笔钱,意思很明确,放慢速度,能有多慢就得多慢。

施工领导一脸懵逼。

有钱人的想法,往往都是如此的莫名其妙。

不过有钱拿。

他也不管,按照老板的意思来,校长催促时就说,材料难弄,现在市区损坏那么严重,都供不应求,没办法。

永信大师心中对邪物的恨,达到极致。

邪物公鸡不寒而栗。

一股极深的恶意传递而来。

“小宝,你在家也要学习的。”林凡摸着小宝的脑袋道。

他就没读过书,想想都后悔,而老张喜欢学习新知识,所以现在变的那么聪明。

曾经星空教授跟林凡说过,你是可以靠脸吃饭的人,才华对你来说,一无是处,给别人一点点机会,不要什么都占,要讲究中和。

林凡感觉说的好有道理。

小宝嘻嘻道:“我知道,我每次考试都第一名。”

“小宝,真棒。”林凡款赞道。

跟随在身后的保镖们,感受到深深的恶意,小宝少爷的确很聪明,只是这聪明不是在学习上。

金钱的钞能力很可怕。

全班同学都被他收买,就算有的同学不服小宝少爷,那也没办法,不服的人学习都很渣,用小宝少爷的话来说,他们不值得我收买。

得到林凡夸赞的小宝很开心。

他最喜欢跟林凡在一起。

“过几天我们可以去野营吗?”小宝期待的问道。

林凡道:“好啊。”

永信大师提醒道:“最好不要,郊外太危险,有邪物的。”

郊区有邪物不是什么秘密,每年都会有不少人死在郊外,没办法,作死的人太多,你控制不了他们的想法。

小宝自然知道郊外有邪物,他最期待的就是能够去野营,从小到大,都没有出去过。

林凡继续摸着小宝脑袋道:“我会保护小宝的,我从小宝的眼睛里看到对野营的渴望,身为朋友,必须帮助朋友完成梦想。”

永信大师想说些什么。

只是想到林凡的实力,他就闭嘴了,说的有道理,他那么强,哪里需要在意这些。

邪物蟑螂魔那种恐怖的存在,都被对方摁在地上摩擦,还能有多少邪物跟他抗衡。

“真的吗?”小宝看着林凡,圆圆的眼睛里充满期待的神色。

林凡微笑道:“当然,你是我的朋友。”

“哇,我就知道你最棒了。”小宝抱着林凡,双脚一蹦一跳的踩着地面,张开双臂,奔跑着,翱翔一圈随后跑到林凡面前,伸出小拇指,“拉钩,不准骗我。”

林凡伸出小拇指,“拉钩。”

“哇……”

小宝脸上的笑容很灿烂。

永信大师微笑着。

终究是还是孩子。

看这天真无邪的表情,多么的纯正,这才是孩子该有的模样嘛。

只是很快。

他就看到小宝瞥向他的眼神,又是一种来自孩子般的蔑视。

这小兔崽子没家教啊。

医院。

VIP病房。

独眼男靠在窗户边,默默的抽着烟,随后看向躺在病床,还没醒来的恒建秋。

他已经知道所有事情。

嗯,没有错。

又是跟两位精神病患者有关系。

“果然,跟他们牵扯上关系的人,永远都没有好下场。”

哎!

一声无奈的叹息。

他摇了摇头。

看着躺在病床上的恒建秋,他就想到曾经的自己,那时的他,就跟恒建秋一样,天真的相信精神病患者,最终付出惨痛的代价。

嘤嘤~

山羊胡的恒建秋醒来的不甘声传来。

他缓缓的睁开眼睛,入眼的是天花板,脑袋一片懵神,想不起来发生的事情。

就是银针落下的时候。

仿佛有股电流席卷全身,然后眼前一黑,就没有任何知觉,陷入混沌中。

“感觉如何?”

独眼男自我认为自己是有责任的,他没有安排人看好恒建秋,如果有人看守的话,肯定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。

恒建秋没有回答,依旧有点懵。

很快。

他逐渐想起来先前发生的事情。

“我的右腿……”

他右腿原本打着石膏,但现在石膏不见了,抖动几下,没有任何问题,彻底康复过来,这让他感觉很兴奋。

“哈哈哈,有这么厉害的家伙,你竟然不早点介绍给我,害我在医院躺着,如果不是人家主动找上门来,怕真是要被你坑了。”

恒建秋笑着,心情好了起来,至于昏迷的原因,他不想过问,只感觉那位老张的确厉害,针灸能力真的很强。

“你看看你的左腿。”独眼男不忍心的说道。

恒建秋不明白他说的是什么意思,我左腿怎么了?

随后尝试动着左腿……

靠!

一点知觉都没有。

“怎么会这样,我左腿好端端的,怎么会动弹不了。”

“我这是怎么了?”

“会为什么会变成这样?”

恒建秋有些惊慌,右腿骨折时,能感觉到痛楚,但现在左腿一点知觉都没有。

没感觉跟痛,那当然选择痛,只有痛才能知道会有好的一天,没有知觉就真的彻底废掉了。

独眼男早就见惯不怪,弹弹烟灰道:“没事,暂时性瘫痪而已,不过说实话,针灸的确不错,治好你的右腿,整瘫你的左腿。”

别看他说的很轻巧。

其实他心里也有些想法。

还真的有用啊。

想到老张曾经跟他说过的话,我一定可以帮你将眼睛长出来的,可是按照现在的情况,长出一只眼睛,再瞎掉一只,不就是白搞吗?

晃着脑袋。

将刚刚的想法全部抛之脑后。

告诫自己,你啊你,都已经吃过几次亏,怎么还能有这样的想法,不能有,也不该有,最好就是将这愚蠢的想法彻底抛掉。

恒建秋道:“他们到底是谁?”

“真的是我邀请回来的强者。”独眼男说道。

他看着左腿,表情复杂,不知是生气还是愤怒,反正他现在是真的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。

对方是治好他的骨折,但这左腿瘫痪,真是感谢对方啊。

“等你腿好了,就赶紧走吧,我说实话,他们跟我们不一样的,如果你下次再相信他们,你的结果我已经给你算过,也许你的左右腿都不会有事,但今后你绝对做不了真正的男人。”

独眼男很严肃的说道。

他用严肃的表情说着最虚假的话。

恒建秋不敢置信的看着独眼男,抬着手指,声音惊骇道:“莫非,你……”

“别乱想,不是我。”独眼男说道。

他这番话早就让恒建秋胡思乱想,否认就是掩盖真相,没想到独眼男竟然做不成男人,低头看着瘫痪的左腿,既然有这样的本事,那让这部位瘫痪好像也不是难事啊。

看向独眼男的眼神充满同情。

听说他没有结婚,看来是没后代了。

“哎,想开点就好。”

恒建秋安慰道,也不知道是说给自己听的,还是说给独眼男听的。

独眼男默默抽着烟。

搞出误会了。

但无所谓,只要让对方别找那两位精神病患者,就是成功的一件事情。

只是心里还想着。

针灸真的有用?

夜晚。

网络论坛。

一则消息引起轩然大波。

【大批未知邪物正朝着延海市迁徙,估计一周到达。】

延海市特殊部门都还没有公布,就有这样的内容出现,自然引起极大的影响。

“延海市刚刚发生一场大战,现在又有大批邪物迁徙过去,这还让不让延海市市民活了。”

“卧槽!别吓我,如果是真的,我绝对连夜逃跑。”

“延海市特殊部门肯定会给公告的。”

“说实话,延海市早已经不是人类能够生存的地方,太吸引邪物仇恨,早点跑路是真的。”

孙晓刷着论坛,看到这条内容时,内心有些紧张。

他就是生活在延海市。

本以为是有人为了吓唬人,故意放出来的帖子。

可是里面的数据给的很全面。

探测图,一大片黑点在移动,密密麻麻,数量不少。

“搞死人了啊。”

孙晓懵的很,刷新着下面的评论,大多数都是建议赶紧跑路,到别的城市先躲避躲避。

按照目前传播的速度。

一夜之间整个延海市都会知道这件事情。

肯定会引发骚乱的。

手机铃声响起。

是一位好朋友的电话。

接通电话。

“孙子,你看到论坛里帖子没,延海市有点危险,你先到我这里避避难吧。”

“我看到了,先别急,还不知道具体情况呢,如果是真的话,我也不会走的,我要用我的单反摄像机拍摄下这一幕。”

“你特么的牛逼啊,这还要拍?”

“为拍摄我愿意付出我的生命,我继续刷帖子,先挂了。”

孙晓早就生死看谈,不服就拍,甭管你什么情况,只要有劲爆的场面,他就会用单反摄像机记录下来。

特殊部门。

“论坛里出现关于邪物迁徙的帖子,我们需要立马给出公告。”

金禾莉神情严肃的很,比官方发布的都快,这不是一件好事。

网络论坛充斥着各种人。

有混迹在特殊部门的人,他们得知的消息比寻常人要早很多,有的就是喜欢将一些内容发到论坛上。

这是挡不住的事情。

“嗯,发布公告,说明探测到的情况,同时让市民不要惊慌,还未确定邪物的目的地就是延海市。”独眼男说道。

“是。”

“还有,有没有探测到邪物群中,最强的邪物能量等级?”

“没有,无人侦察机被邪物飞禽击毁,难以靠近。因此,我擅自做主以自愿的行事,组成探测小组查看邪物层次。”

独眼男听闻怒声道:“胡闹,你这是让他们去死。”

金禾莉坚定道:“为了调查清楚邪物层次,他们都已经做好为延海市付出生命的准备。”

“你是真的在胡闹,他们的命就不是命了,如果这样,你为何不去,非要组织这种自愿的任务?”独眼男气道。

金禾莉挺直腰杆道:“如果我的牺牲可以得到有用的消息,我愿意为延海市牺牲。”

“撤销任务。”独眼男摇摇头,他知道金禾莉说的不是假话,在仇恨邪物的经历中长大,思想是有点极端的。

没有回答。

独眼男严肃道:“我以延海市特殊部门最高领导的身份命令你,立马撤销任务,身为下属,就得服从领导的命令,如果你做不到,就给我离开这里,部门不需要一位擅自做主,不听从领导命令的下属。”

“是。”金禾莉回道,随后转身离开,离开时,咬着嘴唇,面容坚强。

看着金禾莉离开的背影。

独眼男吐出一口气,摇摇头,这丫头啊,做事的确很好,但有的时候不计人情,只需要最大的结果。

牺牲自然是必然的事情。

但有的的确没有必要。

还有……

我刚刚是不是有点太坏了?

部门楼下。

林凡跟老张开开心心的回来了,他们手里一人拿着一盒臭豆腐。

“林凡,这虽然很臭,但好好吃啊。”老张吃的满嘴都是酱料,露出心满意足的神色。

“是啊。”

今天又是开心的一天,小宝带着他们到处玩,去了好多地方,买了好多吃的,从头吃到尾,就没有停下来过。

“有人在哭啊。”林凡说道。

老张挠头道:“有吗?我没听到啊。”

林凡道:“有的,拥抱大自然,它们会告诉你周围发生的事情。”

老张张开双臂,仿佛是在拥抱大自然似的,“啊,告诉我吧,到底是谁在哭。”

随后。

林凡拉着老张朝着前方走去。

在路灯下。

金禾莉坐在休息长椅上,垂着头,长发批下,双手抓着大腿,身体颤抖着,忍着哭声,但在夜色中,有泪水滴落在手背上。

有的时候,压力过大,偶尔放点水是正常的事情。

哒哒!

脚步声传来。

“你是在哭吗?我请你吃臭豆腐吧,很好吃。”林凡站在金禾莉面前,将手里的臭豆腐伸过去。

老张看着盒子里还有最后一块臭豆腐,偷偷摸摸的塞到嘴里,将装有酱汁的盒子伸过去,“我只有酱汁了,可以舔一舔。”

有些难受的金禾莉,听到声音,抬起头看着两位精神病患者。

忍着哭腔的表情凝固了。

也许是没有想到,会有人将臭豆腐送到她面前吧。

噗嗤!

金禾莉笑出声。

随后板正表情,变的严肃,起身朝着远方走去。

林凡道:“好奇怪的人。”

老张小声道:“林凡,我看新闻上经常说,夜晚会有变态出现的,男孩子要学会保护自己的。”

他们两人对视者,深深的感受到夜晚的恶意。

灰溜溜的回宿舍。

他们害怕。

微信扫一扫,好货要分享
投推荐票 /    (快捷键:←)上一章 / 章节目录 / 下一章(快捷键:→)    / 加入书签
章节有误,我要:报错
play
next
close
X
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