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小说网 > 武侠·仙侠 > 洪荒之圣道煌煌 > 第二百三十章 女娲:我感觉你在鄙视我,而且我有证据!
听书 - 洪荒之圣道煌煌
00:00 / 00:00

+

-

语速: 慢速 默认 快速
- 6 +
自动播放×

御姐音

大叔音

萝莉音

型男音

温馨提示:
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?
立即播放当前章节?
确定
确定
取消
全书进度
(共章)

第二百三十章 女娲:我感觉你在鄙视我,而且我有证据!

投推荐票 /    (快捷键:←)上一章 / 章节目录 / 下一章(快捷键:→)    / 加入书签
分享到:
关闭

跟风曦长相一模一样的炎帝,堪为女娲手下地位最高的存在。

他执神杖,有莫大威严,令人油然而生臣服感。

这也是人族的顶尖皇者,对族群做出了莫大的贡献。

三皇五帝尊其名,五方天帝祀其位!

此刻,炎帝高举兵刃,眸光神采变幻,望向前方——他似乎在凝视黄帝,凝视这节操德行可与他一拼、甚至还要还要有所超越的不世大敌;又似乎是在凝视娲皇的背影,将其这一刻膨胀得飞起的英姿铭记心头,沉默无言中像是蕴藏尊敬爱戴的情感……

风曦透过时光,看着这段信息中炎帝的表情,感觉自己能洋洋洒洒的写下一篇百八十万字的阅读理解。

实在是太微妙了!

拉一万个人过来看,估计能有一万种解读结果。

而最后,一切都浓缩内敛,化作了混沌。

炎帝的目光倏然变得深邃,高高举起的神杖落下,点向了……轮回地!

没有与其他遵从女娲号令进击的大能,一起攻伐黄帝,而是选择了另一个目标。

随着神杖虚点,炎帝口中亦诵出苍凉高古莫名的神音,阴德的法理绽放,与轮回在共鸣,让那里的道理、秩序、法则变得前所未有活跃,隐隐脱离黄帝的掌控,将要不再做为枷锁囚牢束缚后土、让其面壁思过。

——炎帝,这也是轮回之道的大腕人物!

某种程度上来讲,他比后土还要精通轮回……毕竟,曾经累死累活为之操劳,帮助后土将这东西普及的深入人心。

尽管,轮回为后土所造,但论起股份操控……真的不好说。

有他出手,帮衬后土,抵抗黄帝那不知钻研出来的轮回破绽……局势就此反转,出现了转机。

这是比那些一拥而上的大能人物,还要让黄帝动容在意的情况!

因为,那些大神通者虽然强大,可又如何与后土相提并论?

前者,三五剑便砍翻,后者巅峰姿态可与其有一战之力!

大罗跟大罗是不同的。

大能跟大能,也是不同的。

“干得漂亮!”

轮回之中,后土大喜,瞬间发力,要里应外合突破囚笼。

当然。

后土是大喜了。

有人却不高兴,悠悠叹息。

“炎帝。”

黄帝轻叹,“你可知道你在做什么?”

“你也是人皇,理应跟我们站在同一个阵营。”

“可你现在所作所为,却已经背叛了身为人皇的立场。”

这位圣皇的语气冰冷而淡漠,“做为人族的皇者,在大局已定后,压制军方派系,让族群重心从战争转到发展建设上,是再天经地义不过的事情。”

“这是所有底层族人的呼声,是人族整体对未来发展的迫切要求。”

“而你在此刻,竟然还跟巫族站到一起?”

炎帝听着黄帝的斥责,脸色不变,平静回应,“道义而已。”

“呵。”黄帝淡笑,“道义……只因为后土帮助过你,所以你就背叛了自己的立场?”

“你可别告诉我,你没看到女娲在提防你……何必做这种两头不讨好的事?”

女娲提防炎帝——这实在是再正常不过。

毕竟,三皇五帝的人王阵营集体跳反,以人族自我敕封的五方天帝为代表,吹响了对巫族军事武装力量的镇压号角。

青帝、黄帝、白帝、黑帝,四帝皆反!

东方天帝——青帝,找上了句芒。

西方天帝——白帝,堵住了祝融。

北方天帝——黑帝,下了狠手,玄冥已经遭到算计被镇压,共工亦是大难临头。

而黄帝,则是将后土按在轮回里用力摩擦,并且无愧五方天帝中地位隐约最高的中央天帝,一声号令,诸多大罗景从,分裂瓦解了巫族的中坚战力……若非女娲亲身入场,大势早定!

就剩下炎帝一个独苗,还在追随女娲……可这并不能让女娲不用谨慎戒备的态度来防备对待。

一朝被蛇咬,十年怕井绳。

何况是就刚刚发生在眼皮底下的糟糕政变?

黄帝说的并没有错。

女娲,此刻她正是戒备心最强的时刻。

哪怕是正面对峙黄帝,也还分出了不少心思,在提防最坏可能的发生。

娲皇,只是性格纯良,节操底线比较高……但那并不是笨,从不是用一根棒棒糖就能忽悠得找不着北的傻白甜。

毕竟,有人皇中的智慧担当、传说里的软饭天皇做为其兄长,耳濡目染、潜移默化,即使没能点满挖坑埋人的技巧,可该有的防范心绝对不缺乏。

那样前提下,还能够阴了她……怕是只有伏羲亲身下场,运筹帷幄,自导自演,潜伏布局以数千万年、上亿年光阴,才有着丁点可能。

而对于这些可能,娲皇都早已有所布置,盯死了羲皇,确定他分身乏术,不会有机会折腾鼓捣。

娲皇能走到如今的地步,靠的绝不是运气,还有她自己的坚持、努力和谨慎!

没有办法。

在这个古神大圣为了推卸责任、甩干净黑料都能特意制造出一个“灭世锅王”的可怕洪荒天地,没有无比谨慎的心态,是不可能笑到最后的……说不好什么时候就被惦记自己宝座的二把手,给密谋掀翻在地,篡取了胜利果实。

所以,当女娲降临下来的那一刻开始,看谁都带着有色眼光,当做是“想要害朕的刁民”来防备。

——她在成为笑到最后的大赢家之前,半点都不会放松!

黄帝看出来了,然后他挑破了,做炎帝的思想工作,策反他。

而炎帝?他也看出来了,个中关节一清二楚。

只是,他依旧那么做了。

干扰轮回,想要释放后土。

此刻,面对黄帝的质问,炎帝很从容回应。

“我想要做的事,怎么会因为他人的猜疑而停止?”

“我从来不是想要取信于谁,也不在乎他人用怎样的别有意味眼神,来看待我的所作所为……我只是想这么做,于是就这么做了。”

看起来平静内敛的炎帝,也有属于自己的坚持,属于自己的高傲。

我自行我事,何须在意他人?

女娲是不是猜疑他、忌惮他,他会在乎吗?

他只要对自己最真实的心意、想法负责,便足够了。

“后土于我有过帮助,所以现在,我帮她从轮回中杀出来……仅此而已。”

炎帝淡淡道。

“哪怕,你的行为偏离人族整体的利益需求,是阻碍发展的?”黄帝语气更冰冷。

“对。”炎帝先是颔首应道,而后突然笑出声,“况且,实情还并非如此。”

“黄帝,你莫以为我像女娲一般好糊弄,能用人族大义来压制。”

“没错,时代在发展,主题在变化,曾经是军事,马上便要转变成发展建设,这个过程中要淘汰一切不符合时代的累赘。”

“可是,女娲娘娘又何须放权、只能作为神像被摆上神坛呢?”

炎帝在阐述某些事实,“是,她在搞发展上,水平不怎么样……哪怕经营过整个妖族的后勤发展,用一个宏大族群进行练手实操,很努力的提升自己。”

“可她依旧比不过那青帝,比不过你黄帝,也比不过我炎帝……甚至连白帝和黑帝,都能跟她五五开。”

“想要欺负史皇和烛龙?都够呛。”

“也就是吊打共工、祝融、句芒这些巫,才能竖立起自信心的样子。”

“但……这又有什么关系呢?”

“做为一个合格的领袖,只要能将正确的人,用在正确的地方就好了。”

“她发展的水平很菜,但不是还有你我?”

“我们拥护她、帮助她,我们的智慧便是她的智慧,还用担心人族不能高速发展、日新月异?”

炎帝语气淡淡,“说到底,不过是你们有了野心。”

“若是没有野心……军事派系固然应该打压,可绝不会用这么暴烈的手段进行颠覆,而是一点一点的辅佐女娲将权柄转移,慢慢从军事上转移到治政上,终有君明臣贤,自成一段佳话。”

炎帝平静的说着,背对他的女娲连连点头。

——就是这样的!

这说到了女娲的心坎里。

天下起烽烟,是她女娲失德吗?

不可能的!

她女娲,德行满满,如何会失德?

一定是野心家在作祟,在搬弄是非!

只是,她口才话术不太好,有这想法也没法组织好语言说出来,所以被对面黄帝压了气场。

现在有炎帝,为她扳了回来。

当然,炎帝是为她出头没错,可她也没感觉到多高兴。

因为那话里话外,总让她觉得被冒犯了。

‘我有那么菜吗?’

‘好糊弄?’

‘搞发展的水平差劲?只能靠虐菜找自信?’

女娲一边点头,以示自己对炎帝说法的赞同,一边心底很不是滋味的琢磨着。

若不是场合不对。

换作是平常,她多半是要拉着炎帝来一场促膝长谈,让之领悟评价别人缺点的时候要委婉点。

至于现在?

暂时不计较了。

在那么多大反贼衬托的情况下,不得不说炎帝正直忠诚的行为很能暖女娲的心,觉得漫漫岁月中的投资培养值得了,没有养出白眼狼,证明女娲的眼光很好,并没有瞎。

默默的,娲皇对炎帝的警戒防备放松了许多,将之转移到黄帝的身上。

这才是大敌!

注意重心刚一转过来,她便见那位圣皇哂笑一声,“你却是不懂我……我要剥夺女娲的权利,可并不是因为什么野心。”

“辅佐女娲,将她的地位权柄从军事转移到治政发展上?”

“说的轻巧。”

“她的那些负重累赘、不良资产,要不要转移?”

“她所代表的漫漫岁月中积累下来错综复杂利益关系,是不是也要费尽心思转移过去,染黑现在白纸般、等待建设的人族,为他们增添负担?”

黄帝的眸光冷漠,话音无情。

他有大爱,大爱人族集体,倾听小民的心声,同时又很无情,从最理智、最划算的角度来看待问题。

“转移那些不良资产,耗费的精力时间先不说,单是这造成的严重后果,各方山头派系林立,导致新时代人族底层上升通道的堵塞……”黄帝目光幽幽,“这不符合人族的发展需求。”

“我思前想后,认真考虑,觉得还是把这屋子扫清了,才比较好搞发展。”

“甩脱一切包袱,将原本为了战争服务的一切山头、规则都打碎,将所有陈旧的人和事都扫进历史的尘埃中!”

“新的时代,不需要谁躺在功劳簿上倚老卖老、指手画脚。”

黄帝,有着最决绝的态度。

“原来如此,这便是你的想法吗?”炎帝轻叹,“你不是因为野心,所以对女娲发动了政变……而是因为她挡在了你路的前方,需要作为旧时代的代表被掀翻。”

“哈……有趣,太有趣了。”

炎帝昂首看天,“女娲成就了人族,人族也成就了女娲……但这互相成就的一对,终是来到了时代的分岔口上。”

“似曾相识的一幕呢。”他叹了一口气,“就是不知道最后的结果,会不会也是一样,以一位盘古者的黯然谢幕、退居二线作为收场?”

“必然的。”黄帝冷冷道,手中轩辕剑轻鸣,这一刹那滔滔剑气若天河倾泄,流淌无穷,斩破大千永恒!

“铮!”

无差别的攻击,横击八荒六合,破碎万古长空。

围攻而来的大能,此刻喋血倒退,不能敌。

甚至于,连那刚刚从轮回中杀出半个身子的后土,她也被轰回了轮回!

神威盖世!

这一幕,看得许多大罗变色。

太强大了!

锋芒毕露的黄帝,在击退八方大能后,剑势一展,便将女娲也给圈进去!

“狂妄!”

娲皇怒喝,同时挥起天晶神剑。

“嗡!”

娲皇舞剑,在她身上英气与柔美结合的完美无瑕,刹那的剑光闪耀,斩灭日月星辰、诸天万界,又从大破灭中造化复苏,执掌着造化的神笔,描绘无边人道盛景……惊艳了万古!

“锵!”

轩辕剑和天晶剑碰撞交击,最恢宏的伟力僵持,一时难分上下。

“果然!”

黄帝眸光大亮,“这不是真正的你……只是承载你全部人生经历的最强化身!”

“让我猜猜看,你的核心道果,是在去证就盘古、同时跟那个人论道分高下吧?一时半会回不来了!”

“你想的太美了!”女娲冷哼,“何须一时半会,九招我就能揍趴他!”

微信扫一扫,好货要分享
投推荐票 /    (快捷键:←)上一章 / 章节目录 / 下一章(快捷键:→)    / 加入书签
章节有误,我要:报错
play
next
close
X
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