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小说网 > 武侠·仙侠 > 洪荒之圣道煌煌 > 第二百八十五章 娲皇不近人,有事找秘书
听书 - 洪荒之圣道煌煌
00:00 / 00:00

+

-

语速: 慢速 默认 快速
- 6 +
自动播放×

御姐音

大叔音

萝莉音

型男音

温馨提示:
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?
立即播放当前章节?
确定
确定
取消
全书进度
(共章)

第二百八十五章 娲皇不近人,有事找秘书

投推荐票 /    (快捷键:←)上一章 / 章节目录 / 下一章(快捷键:→)    / 加入书签
分享到:
关闭

猰貐妖神提到了“域外天魔。”

域外天魔。

一种无比特殊的生灵。

据传。

这是罗睺魔祖折腾出来的危险存在,旨在祸害洪荒天地,搅扰人道众生,带来毁灭和终结。

关于那其中的真实性?

能为之背书大罗存在,却是不要太多。

如果有需要,他们还能提供一连串严丝合缝、完美无瑕的证据链,各种人赃并获,证明这一切为非作歹的事情都是锅……魔祖所为。

罗睺是极恶的!

一大群先天神圣,为了对付那魔道的超级邪恶集团,各式各样的抛头颅洒热血,会从第一个时代奋战到无量量劫……

谁能不信?

谁敢不信!

说!

质疑的家伙,是不是罗睺的党羽?

当然,对于此事,罗睺魔祖有很大的意见……他在牢狱中挣扎着写下了几个“冤”字,并且嘶哑着喉咙呐喊,想要发出自己的声音。

不过,八十一位天魔主联手表示——我们家的魔祖偶尔脑子抽风,明明是灭世大魔王却意外的精神失常胡言乱语。

为了魔道大战略的更好进行,为了赐给洪荒宇宙以毁灭,确保无量量劫到来时毁灭的践行……他们请罗睺魔祖垂拱,从而使魔道大治。

那成果很优秀。

像是佛门,还有道门。

在魔头们的使劲祸害下,动辄便有心性恶劣的门徒被又或者加入了其中,重重挫伤了洪荒教化的事业,传输了一大堆不良的价值观念。

只是。

洪荒天地的古神大圣、天尊佛陀,实在是太难缠,太不好对付了。

哪怕是天魔主们智计百出,能在一开始的阶段重创正道势力……然而最后往往是邪不能胜正。

在那些道统教门的内部杂质被外力析出后,剩下那些最优秀的人杰种子能于困境的砥砺中脱颖而出,历经诸般磨难后得到由内而外的质变升华,智慧、心灵、实力……全都是极尽的蜕变。

艰难困苦,玉汝于成。

从而使接下来的一段时间中,道统风气大正,培养了更多更优秀的人才,让天尊佛陀们脸上都笑开了花,欣慰表示教化事业大成功。

即使是那负责人道民生的各自时代天庭组织,也会感慨——一场魔劫,洗净了内部的杂质,还让万灵苍生在外力的逼迫下搁置各种矛盾,凝聚了最光辉团结的精神核心,锤炼了因为花花世界而迷乱了思想的心灵,让万族在好不容易得到的和平环境下警醒自身,从而努力提升进取,共同建造美好洪荒。

不过,对抗魔劫的胜利只是一时的,没有人可以放松警惕。

罗睺魔祖统领的魔道,会永远在暗中窥伺,随时可能卷土重来。

——以上内容,是流传在各个时代的简略版本,是属于人道苍生口口相传的古老传说故事。

如果是对历史、考古之类的专业有兴趣,希望了解更多详实的史料?

那可以去阅读与查看,一个个时代统摄天地的天庭组织中,史官编撰修订的史书……里面会有最清晰、准确可查的魔劫记录,还能配上录像呢!

当然。

如果还想要知道更深层次的内幕?

那还请努力提升自己的生命层次,超越时空的束缚,解析透彻整个洪荒的基础规则,立身在永恒的境地,成为无尽时空永恒自在的大罗。

最好最好,摘下萌新的头衔,混成大罗中的资深者。

到得那时,回首再看那一个个时代的一场又一场魔劫,便会由衷的发出一声感慨——

“卧槽?!!!”

感慨完毕之后,他们将会不由自主的加入到其中,各种推波助澜,成为真正意义上的老鸟。

于是对此,便有某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大神通者叹息。

“魔道这般昌盛,没有一位大罗是无辜的。”

“大势如此汹涌,若滔滔岁月长河,谁人能力挽狂澜?”

当然,瞎说大实话,哪怕是大罗天意,命运也会很坎坷。

这位大能被捧的高高,最终殒落在羽山,不得不转劫。

……

域外天魔,究竟是怎么回事……天庭中在座的妖皇妖帅妖神什么的,一个个都懂的不能再懂。

除了他们自己,没人知道那些域外天魔中有多少是他们撒下的。

那都是棋子来着。

而且,绝大部分是弃子。

相比巫族那样精心筛选,要背负一个族群、去争夺时代天命的特殊存在。

这些域外天魔,命运就太坎坷——为了防止失控,幕后黑手可是绞尽脑汁。

先是筛选平庸之辈甚至是废材,然后装载批量化生产出来的金手指——等于是以器御人,而非以人御器。

没了金手指,废材就是废材;没有了宿主,金手指还是金手指。

傻瓜式操作,忽略宿主思想,固定指令目标发送,任务下达,完不成就抹杀换下家……纯粹就是找工具人来使唤。

而就算是这样。

还有人不太放心——因为有过血淋淋的翻船事件,提醒所有玩这套路的棋手。

于是,紧跟着送上度化类型的思想扭曲,不说彻底废了也差不多。

不过。

废了……又如何呢?

在金手指的暗中摆布下,他们都能成长起来,一身实力却不是虚的。

足以在棋盘上的一些边边角角派上用场。

像是眼下。

猰貐妖神的提议,便是在暗示,该让这些域外天魔行动起来了!

不。

都不用太暗示。

猰貐妖神微笑说道:“那些域外天魔……在被魔祖罗睺安排穿越前,‘意外’的‘知晓’各种洪荒机缘。”

如何意外,如何知晓……对于玩弄时序的大罗来说,绝对不成问题。

“眼下机缘在此,他们如何能按捺得住?”

“那明晃晃的功德啊……尤其是娲皇还现身说法了。”

妖神摇头,“她要是没来这一手……啧,那些域外天魔可能还不会刻意去行动。”

“但是现在,他们怎么会不动心?”

“尤其是,这么做成本太低了!”

“在他们印象中,只要去点一下火,制造一下衣服,都不需要太花费心思精力。”

“哪怕潜意识里会感觉到不对劲——为什么妖族那么多文明都没得到优待,偏生人族就有?”

“女娲为我妖族皇者,她造就的族群与功德牵涉甚大,我们这妖族的天庭却恍如睁眼瞎一般,从上到下全部遭到了降智打击,哪怕将重心放到巫族身上,随便派点人手长期关注会做不到吗?”

“可惜利欲熏心之下,他们即使察觉到不对劲,一样会抱着侥幸心理去尝试——万一捡漏了呢?”

“然后,我们便在这个过程中帮上他们一把,也不用太明显,就是暗示手下,开放各种偷渡服务,贯通巫族妖族之间的道路关卡隔阂。”

“不然,我怕他们大部分都进不了巫族的地盘。”

猰貐妖神耸了耸肩,说着很无奈的话。

在座的大能听了,一个个面色古怪,摇头叹气。

巫妖对峙,洪荒宇宙局势紧张。

战争时期,一切从严。

各种道路关卡,多的让人头皮发麻……这却是体现了各自势力对自家领地的统治能力。

尤其是不周山那里。

做为巫族的大本营,主力驻扎……岂是什么阿猫阿狗都能去闯的?

因此没有什么人能去“提点”女娲造人,“分润”她的“造人功德”。

毕竟造人的时间不明确,想要蹲点太困难……时间稍微久些,就被请走去喝茶了。

又如何去分润功德。

再一个。

不要看女娲造人的时候,明面上就她一个人在秀操作。

实际上暗地里,那片地盘早已被巫族的好手里三圈外三圈包围起来了。

这不全是因为造人,事关重大。

而是女娲自身的仪仗排场,本身就很大!

她是皇!

不考虑她在巫族的身份,只从妖族那边算,她也是四大领袖之一!

既然是领袖,自然有一套精密细致的秩序撑起她的威严。

这种大人物……不是同等层次的存在,那是想见就能见的吗?

真这么想的,一定是被什么微服私访、君主礼贤下士的小道消息给影响了。

除非是困难时期,因为局势需要这么表现,并且还得目标对象很有能力与才华,非常有价值……等势力走上正轨,一切便需要照章办事。

无规矩,不成方圆。

娲皇身边,自有很周密的安保系统存在。

谁贸贸然的靠过去,还没近身呢,被警卫安保的人员架走——虽然以女娲的实力不需要这样守护。

可她也不会拒绝这套仪仗……因为那是在捍卫秩序,守护规则。

想跟女娲面对面,那得先递上帖子,表明自己的身份和来意,是不是真的事关重大……等被警卫守护的人员大致审核了,才决定是否放行。

否则,为了点鸡毛蒜皮的小事,去影响娲皇这样分分钟进账几百几千万后大头进账、跺跺脚洪荒都要大地震的大人物……那脸要有多大啊!

没有正规精密的合作流程走下来,别想靠近女娲十丈之内。

你说你有事?

很重要?

女娲表示——那,你先转接给我的秘书长风曦,让他安排手下的秘术处去处理。

他要觉得重要,自然会把事情再呈交给我。

看。

就是这样。

在洪荒这样的浩大天地里,因为有生命层次的天堑横沟,一些秩序规则可比寻常生灵想象中的要多上太多了。

大人物不是想见就能见,他们漫长时光中经营下来的团队,会给代替处理许多事情。

如果真的出现了例外?

一个很普通的生灵直接见到了洪荒顶级领袖人物,面对面谈话?

那只能说,在背后多半有着很复杂的博弈,是顶尖的棋手交流后的结果呈现。

比如……

某年某月某日,风曦和伏羲在凤栖山中的历史性会面。

在那背后,或许便是炎帝与青帝交流的结果?

女娲在扒出了风曦炎帝小号的身份后,如是猜想。

一切看似不合理的情况,背后都能找到原因。

……

“娲皇造人,我们是掺合不上的。”

“不过之后嘛,人族踏上文明发展的道路,要开阔视野,汲取各种资粮,与人道的万千族**流……自然不可能再封锁了。”

“肯定得放开……但是以我观察,娲皇肯定会把最大的肥水留给自己人。”

妖神在瞎说着大实话。

“我们要抢的就是这个时间……最快速的运输人手过去,搅乱他们的布局,破坏其公信力,再把事情闹大,让有意向的投资者产生疑虑。”

“同时,为屠巫剑的打造预热。”

猰貐妖神意味深长道,“毕竟,那些域外天魔中,可有不少……也是归属人族呐!”

“只不过,他们变了身体……其实就是跟巫族差不多情况。”

“同样也只有人族自己,才比较清楚人族自身的历史,顺带了解一下有哪些发家的机会。”

“然而。”

“同样是换了身躯。”

“同样是有着相同的人族灵魂。”

“可一个站在对抗我妖族的最前线,为人族的崛起去杀出一条血路。”

“另一个,却满脑子想着来人族中发财,其实根本不在意那是他们最初始的同胞,是根、是源,只想依靠自己穿越时代、在妖族中镀金得来的实力捞一笔,连脚踏实地建设、互利互惠的心思都没有……”

“你们说……巫族中的那些依旧在努力的巫,会是有怎样的想法?”

“怕是很不好受吧?”

猰貐妖神笑着说道。

殿堂中先是一片寂静。

而后,猛的响起了热烈的掌声,经久不息。

一众妖皇、妖帅,都在大声喝彩,称赞猰貐妖神,说其才智无双。

尤其是九婴妖帅。

……

“这两个家伙,下场堪忧。”

羲皇一边鼓着掌,一边跟白泽互相传音,给猰貐妖神和九婴妖帅的结局下定论。

“我也是这么觉得的。”

白泽妖帅深以为然。

“哪怕我妖族赢了,巫族疯狂反击……尤其是被砸了财路的女娲疯狂反击,他们会很危险呐!”

“后土那里,有几个强力打手……”伏羲嘀嘀咕咕的,“到时候,就是不知道是尤,还是羿,癫狂之下愤而出手,送他们两个去死了。”

微信扫一扫,好货要分享
投推荐票 /    (快捷键:←)上一章 / 章节目录 / 下一章(快捷键:→)    / 加入书签
章节有误,我要:报错
play
next
close
X
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