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小说网 > 武侠·仙侠 > 洪荒之圣道煌煌 > 第三百三十四章 六对一,感动吗?
听书 - 洪荒之圣道煌煌
00:00 / 00:00

+

-

语速: 慢速 默认 快速
- 6 +
自动播放×

御姐音

大叔音

萝莉音

型男音

温馨提示:
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?
立即播放当前章节?
确定
确定
取消
全书进度
(共章)

第三百三十四章 六对一,感动吗?

投推荐票 /    (快捷键:←)上一章 / 章节目录 / 下一章(快捷键:→)    / 加入书签
分享到:
关闭

冥河魔祖在咒骂着,也顾不上什么风度了。

因为此时此刻,他着实被气的够呛,千种念头,万般滋味,都是涌上心头。

最后,融汇成三个字,是为精华。

气!

抖!

冷!

这世间为什么有这样的事情发生?

一方地头蛇,竟然被两个大流氓联起手来打压限制!

身处局中的冥河魔祖听闻那冠冕堂皇的制裁条约,被气得是浑身发抖,大热天的全身冷汗手脚冰凉,于冰火两重天间深刻感受到什么叫做世态炎凉。

“天理何在?”

“公道何存!”

冥河魔祖大呼,愤而拔剑,杀机狂飙,让一些弱小的大罗惶然变色,掩面离席,不敢直撄其锋芒。

哪怕是一般些的大能,也身躯绷紧,蓄势待发,处在很提防的状态下。

不怪他们如此紧张。

实在是——

冥河很强!

这是毋庸置疑的。

毕竟。

只要了解到洪荒天地相当有特色的罪恶惩罚机制——红莲业火,再追溯一下这东西的源头,是谁家的大宝贝——业火红莲,就能知道冥河所掌握的权柄是何等重要,实力会去到怎样地步。

奖惩有度、赏罚分明,向来是一个完整完善势力乃至是文明的核心理念之一,是对人道所追求公平的一种实践。

谁能抓住奖惩赏罚的权力,谁就有号令苍生的资格。

有句话是怎么说的?

——雷霆雨露,俱是天恩!

在洪荒的天地里,对所有修士来说,功德便是雨露,业力便是雷霆。

顶尖的大佬巨头,一手拿着“功德牌”红枣,再一手拿着“业力牌”大棒,平衡调节,才能将整个洪荒的发展给一脚踹上正轨。

乖乖听话,顺“天”而行,自有功德降下,各种隐形优待,遇难成祥。

不老实听话,逆“天”而为,那便是业力缠身,喝凉水都可能呛死。

什么?

你说你才情惊艳,智慧超卓,就是要逆天,就是要干尽坏事,并且还能破开所有阻碍,视业力如无物?

那好。

等你成道大罗的时候,分分钟让你领略魔主阻道的严重性。

而且是八十一天魔主齐至的那种。

毕竟,那么不上道,硬是要践踏大罗都遵守的规则的家伙,想必也能经受得起这般考验吧?

红莲业火烧不死的硬茬,自有鹳狸猿、权限狗出手,替之出力!

功德、业力,这是已经刻入到洪荒本源中的铁则。

所以,那执掌这两种权柄的大佬,也必然是最出类拔萃的存在,是为最顶尖的强者。

这其中,功德更强势一些,因为能收买人心,足以稳固一位圣皇的位置。

业力是惩罚,一般来说很难靠着严刑峻法来逼迫他人效死,难得人心,但由于其不可或缺的重要作用,自然是能供养起一位至强大罗。

这位至强大罗,便是冥河。

吃着业力的红利,用整个洪荒去为自己的修行路做磨刀石,打磨自身杀戮大道……不知道多么漫长的时光过去,他已然立身在太易大罗的层次,妙参一线有无之理,比之东华帝君还更胜三分。

哪怕是放眼全洪荒,单纯考量道行,此时能胜过他的也凑不起五指之数。

也就是道祖、巅峰期娲皇等寥寥几位。

正是因为有这样的道行。

冥河才能飘的起来。

一手打造修罗一族,一手组建修罗教派。

他也是有足够实力做为底气的!

就算被巫族或妖族,单单一个势力怼脸硬上,左右都是能支撑一会儿,不会当场暴毙。

可惜。

在今天。

硬上他的,可不单是一个巫族或妖族那么简单。

他们有了默契,达成了隐性的合作。

这,才是让冥河魔祖惊怒交加的原因。

‘都太缺德了!’

‘觉得我好欺负?!’

冥河魔祖怒视妖皇、祖巫,森寒剑光闪耀,透发着惊世的神威。

然而……

效果并不大。

甚至可以说,还起到了一定的反效果。

面对刚直硬气的冥河,妖族和巫族的大佬们表示感到很有趣。

周天星斗大阵没有转动。

但一些含义特殊的装备却是已经被摆出来。

“我们为洪荒安危着想,本是一片公心……可冥河道友,你为什么反应这么大?”

妖皇和祖巫异口同声的反问,并且摆上了很排面的灵宝。

东皇眼神微妙,手边悬浮混沌钟,虚幻迷蒙的混沌雾霭在扩散。

帝俊嘴角轻勾,对阵东华帝君时都没有怎么认真动用的先天灵宝——河图洛书浮现,其上详述洪荒天地种种信息,但凡有的,都能借此查询到,是最全面的资料库……全知即全能。

娲皇表情端庄,先放下手头上的口粮加工工具,继而掏出自己最宝贝、一旦缺少便会感觉生活质量暴跌、小日子过得生不如死的鼎炉法宝——乾坤鼎!

这鼎,未必是女娲手上最强的灵宝,可这却足够表达她的态度,跟帝俊一个阵营,对付冥河会全力以赴。

毕竟,这是连吃饭的家伙都用上了……对于凡人来说,无异于砸锅卖铁支持某件事情。

而作为天庭的皇者,更是巫族的大佬,后土都动了,共工又如何怎会无动于衷?

自然会立场一致。

“呼!”

共工轻轻的叹了口气,无声无息间,在其背后有一扇似能撑开宇宙的巨门浮现,流转造物改名的隽永气息,并且勾连着无可量计的生灵——那都是龙属或有化龙潜质的,仿佛是一条宽广无边的路,承载了一种道,一种精神。

巨门之上,初现时曾有“龙门”二字,不过很快就被打上了码,更改为玄牝二字。

诸神看着这幕,一个个眼观鼻、鼻观心,当作不知情的样子。

尤其是那同样赴会的龙族大罗,更是一脸茫然……若有人就此询问,想来他们多半会说——“龙门什么的,都是好好的放在族中,绝对不可能被外人盗窃,还请诸位放心。如果还有怀疑,那一定是你看错了!”

很多人在装傻,也就任由共工祖巫在那里折腾。

龙……玄牝之门一点点打开,恍惚间有纪元流转生灭、万物造化晋升的伟大力量汹涌,并且与一个最古老时代延续至今的强盛共鸣,凝结成无上的大势,向着冥河冲击而去。

这就像是古老贵族,在呵斥新晋的暴发户一般。

冥河,一手造就修罗族……很强?

共工表示——我……朋友的龙族,那又不是没有阔过!

虽然怼不过大杂脍一样的妖族,也干不过开挂的巫族,但怼你的修罗族,还真不怕了!

此时此刻。

三位妖皇,一位祖巫,各自拿出了看家的本事,吃饭的本钱,一起冷冷看着冥河魔祖。

这也真正让冥河感受到了压力。

他握剑的手,依旧平稳镇定,不至于发抖。

但是仍有一点汗水,不自然的渗出。

作为其对手的阵容,实在是太豪华了些。

而最可怕的是。

这还不是极限。

巫妖两边,还在往桌上放筹码……他们也不直接动手,不打出第一招率先攻伐的神通,就是压迫冥河的神经,逼近他的极限。

帝俊用淡漠眼神示意东华帝君,在传递一种意思——

哪怕你是内奸,但在这种时候,还不快跟你的新老东家站在一起?

东华收到了。

这位帝君,先是沉默了一会儿,才轻轻叹息一声,摇头自嘲一笑。

“我的职位素养告诉我,对法令的践行,是对道德的一种追求,理应是最追求公平与平等的,拥有最博大的胸怀,忽略阵营和种族的界限,坚决抵抗排斥一切不合道义的协议契约。”

“可惜,我又是天庭的大司命。”

“法令所追求的东西,没有界限,但我这仲裁者却有。”

“唉……抱歉了。”

东华将长剑横在桌案上,锋芒毕露。

冥河不语,感觉手中的双剑重量更大了些。

只是,他还没有彻底放弃。

身为大佬,怎能不战而降?

那以后在圈子里还怎么混?

上一个被如此豪华阵容怼上的什么道祖,不也是僵持了好一阵子,才做出退让吗?

‘不能比那家伙差了……我可是有梦想的神圣。’

冥河激励着自己。

直到最后一位巨头的表态,真正成为压倒天平的那一枚筹码。

……

‘我们这在场的领袖组合,是不是少了一个谁?’

帝俊、太一、女娲、共工,互相对视,无声中传递信息。

经过检查,他们的阵容似乎少了些什么?

是谁?

女娲后知后觉的看向身边,正坐着一个淡定擦除掉自己存在感、并且不断偷偷摸摸伸手,从女娲面前桌案上拿吃的某位皇者。

并且,这位皇者脸上还露出一副享受表情,仿佛是在说——

饭,果然还是抢来的吃的香。

尤其是这样偷偷摸摸的,看自家呆萌的妹妹怼天怼地怼空气,打这个杀那个正在超神,自己却能鬼鬼祟祟的篡取起宝贝成果,让其到头来一脸懵逼,因为给别人打白工而陷入对自我人生的怀疑……

这就是双倍的快乐!

当然了。

伏羲的这双倍快乐还没享受完,就被女娲给洞察了。

娲皇脸色古怪,看伏羲的爪子在碟子里摸啊摸的,眼角疯狂抽搐,不得不按住胸口,感受那剧烈跳动的心脏,坚强告诉自己——在外面不跟这家伙计较,要淑女,要保持形象。

自我劝慰完了,她扯出一个甜甜的笑容,扯着伏羲一角衣袖,凝视他的眼睛。

盯——

伏羲看着笑容灿烂、眼底却有危险之光一闪而逝的女娲,稍作沉吟,自觉收回了那只虎口夺食的手,并且正襟危坐起来,加入到了豪华的围堵冥河阵容中。

且,当他左看看、右看看,发现大家都有装备,而就他自己双手空空……这虽然体现了羲皇陛下的两袖清风,高风亮节,不搞那些形式上的排场逼格。

可是,逼格也同样下降了许多,有拉扯顶尖大能财富平均线、严重拖后腿的嫌疑。

这怎么能行?

所以。

羲皇在认真思索了一会儿后。

在冥河严重扭曲的表情中,无中生有,凭空演化,一柄精致小巧的斧头出现了,啪的一声剁在桌案上,发出了一声脆响。

这把斧头,造型上很像开天神斧,神韵气息上也很像,但却绝不是。

因为,它的名字叫做“道理”。

道理神斧。

隐隐表明,这斧头的持有人,是一个很讲道理的人,拥有让他人信服的人格魅力,具有被诸神认可的无上智慧。

羲皇持此斧,没有一个大罗神圣,敢不认真对待。

那有一个算一个,此刻都立时坐正了身子,仿佛是在恭敬的听大老板讲话的员工。

不管心里怎么想,表面上的功夫,绝对都是做到位了。

一派和谐。

就是不知怎么的。

有些大罗,腿哆嗦的有那么一点点厉害,像是回忆起了什么不堪回首的往事,体验过生死间的大恐怖。

‘唔,这或许是激动的吧?’

伏羲目光一扫,沾沾自喜于自身的人格魅力,名声还是那么响、那么硬,在他的手下,天庭做到了真正的众正盈朝,只要是活着的大罗,一个个都会表现出满值的道德和能力水平。

‘可惜,时代变了呀……’

‘单纯只有功德业力赏罚的纪元过去了……’

他看着脸色开始发绿的冥河魔祖,抛出一个自求多福的眼神,而后果断跟女娲保持同一立场……她瞪谁,他便跟着瞪谁;她要是想砍人,那他就帮着给递刀。

好一副贴心小弟的模样。

于是,冥河感觉自己快要精神崩溃了。

六位大能,虎视眈眈。

就问他,感动吗?

‘我真是太有德,也太有能了。’

‘六个!’

‘六个道行在太易层次上下徘徊的大罗联手。’

‘其中还有几个,在特殊灵宝、道路加持下,战力更强三分。’

‘我可太荣幸了!’

冥河魔祖心底盘算了一下,自己此刻头铁硬上的话,应该能撑个几招?

经过他聪明智慧的大脑一番思考后。

魔祖顿悟了。

他很从容的把元屠、阿鼻双剑给收回到剑鞘,把掀翻的桌案摆好,重新坐了下来,当作无事发生的样子,好像就要把此事给彻底的给揭过去。

微信扫一扫,好货要分享
投推荐票 /    (快捷键:←)上一章 / 章节目录 / 下一章(快捷键:→)    / 加入书签
章节有误,我要:报错
play
next
close
X
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