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小说网 > 武侠·仙侠 > 洪荒之圣道煌煌 > 第三百四十一章 宴会落幕,巫族有缺
听书 - 洪荒之圣道煌煌
00:00 / 00:00

+

-

语速: 慢速 默认 快速
- 6 +
自动播放×

御姐音

大叔音

萝莉音

型男音

温馨提示:
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?
立即播放当前章节?
确定
确定
取消
全书进度
(共章)

第三百四十一章 宴会落幕,巫族有缺

投推荐票 /    (快捷键:←)上一章 / 章节目录 / 下一章(快捷键:→)    / 加入书签
分享到:
关闭

保护单身狗,人人有责。

所以,在男女神圣数量并不怎么对称的格局下,对于那些还在多拿多占、渣得天理不容的家伙……

一位位先天神圣,默契通过了私底下对帝俊的制裁行动。

对此,帝俊或许知晓,或许不知晓。

不过,他纵使知晓,可能也是毫不在意。

毕竟。

就算他不渣。

巫族的那些对手,也一定会无风起浪,凭空捏造出各种谣言去黑他。

什么?

妖皇竟然单身?

是不是心理方面有疾病、不健康,偏好基情四射?

什么?

妖皇说自己是两袖清风,真正品性高尚,一心为妖族苍生?

装的!一定是装的!是虚伪小人!

……

只要拿上放大镜。

再在一些地方故意歪曲遮掩,说一半挡一半,把信息放出去,一个杠点便形成,众口铄金的攻势蓄势待发。

对于这种情况,帝俊早已是身经百战。

心理方面的建设,他也是已经彻底有所准备。

——我自行我事,且让那些杠精在外面飞一会儿。

——等到了哪天,诸神皆寂,唯我发光发热,证道盘古?

一切都会得到修正。

具体情况,可以参照伏羲圣皇。

这满洪荒的大能,差不多谁都被黑过,名声惨遭诋毁。

三清啊、接引准提啊、鲲鹏冥河啊……哪怕是女娲与鸿钧,这本纪元的战力担当。

但!

伏羲圣皇,却是这其中的一朵奇葩,出淤泥而不染,是最圣洁的白莲花。

仅有的几个算不上黑点的黑点,也是在隐喻他,只能靠吃自己妹妹的软饭过活……这谣言的源头很存疑,怕是跟某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娲皇大有牵扯。

而问为什么会这样?

自然是因为这位皇者,德高望重,“道理”在手!

帝俊时常琢磨,要向之学习。

哪天抽个空子,来一手大祭天之术,杀到举世皆寂,那个时候他的名声一定会得到巨大改善。

至于现在?

随它去吧。

好歹是真的把一对神女姐妹花收入怀中,渣男便渣男了。

那些攻讦他的内容,全当成是酸言酸语就好,是成功人士的精神上优越,能收获心灵上的满足。

强喂狗粮,自然要容许叫唤两声,发出败犬的哀鸣。

帝俊觉得,自己品性真的是太高尚了。

他春风得意的走到女娲的席位前,微笑而道,“婚礼那天,还需要一位德高望重的大能主持婚典流程……女娲道友造化通玄,地位崇高,为人道源流、苍生之母,最是合适恰当。”

“不知娘娘,可有此意愿?俊诚心相邀。”

女娲虚眯着眼,对于帝俊这明目张胆的撬女神阵营墙角、还跑到她这位坤道女修杠把子面前蹦跶的行为很是不满。

不过,她再看看羲和与常羲那边,考虑她们的立场和想法……

最后,也只是叹了口气。

“行。”

应承了帝俊后,娲皇起身踱步,走到那对姐妹的面前,牵起她们的手,语重心长,“既然你们认为找到了良配,可以与其相知相守,那我也不多说什么了。”

“只是啊,你们也要注意,男性的帝皇心思莫测,花花肠子一个比一个多,有些时候多长些心眼,并且劝告他们走在正途上。”

“对了……你们以后成婚了,但大家还是好姐妹,有事没事依然可以叫群里的姐妹闺蜜一起聚会游玩。”

“生活上有什么委屈,你们不要藏着掖着,要跟大家说,大家一起帮你们想办法,出谋划策。”

“帝俊要是太渣,吃着碗里的,还惦记着别的锅里的,那你们就来寻求组织上的帮助……我们大罗女修团体中的大能,还没死绝呢!”

“还有,如果你们想生些孩子玩玩,怕生命层次太高,受孕艰难,可以找我帮忙,我琢磨着给你们开些方子……”

娲皇絮絮叨叨的说了许多,这一刻她简直就像是老妈子一样,谆谆叮嘱个不停。

而羲和与常羲,却也是微笑着倾听。

并且,在女娲说完后郑重表示——

她们虽然会开启婚姻的人生,可也不会忘记组织的,一定时常跟姐妹们交流。

“那就好……那就好……”

女娲唏嘘着,回到了自己的席位上。

接下去的主角,便重新归于帝俊,由他来主持宴会。

当然,这宴会也没多少需要主持的内容了。

发生的大事件已经太多,大戏一出接一出,尽管看戏的诸神精神依旧旺盛,可戏班子却已经没有多少心力了。

加盟的大能被敕封,人族使者秀起来,精神病人友情出演,大司命高举内奸牌子,冥河魔祖挨了闷棍、被巫妖两个超级大流氓制裁,帝俊把自己挂在渣男的位置上无可撼动……

一场宴会,什么牛鬼蛇神都露了一手,你方唱罢我登台,都在拼命的秀。

到了最后,大家都勉强满意,收获到还不错的结果。

哦。

也不是所有人都这么觉得。

作为被强制裁撤军团的修罗族,其创始人冥河魔祖,此刻就端着酒杯,一脸郁闷,满肚子火气,冷眼看着帝俊在那里借东道主的身份地位,让诸神给帮着讨论一下,那婚典流程该怎么设计才好,能符合时代风气主题、并且起到一定的苍生意识引导效果?

诸神踊跃发言,将气氛炒热,折腾的很活跃,直到宴会落幕。

“感谢诸位的参与!”

帝俊欢畅大笑,端着酒杯,礼敬诸神,“让我们下次再会……在我的婚礼上!”

“一定!一定!”

诸神举杯,一饮而尽,宣告了宴会的结束。

……

“我跟你们说啊……”

人族的地盘中,开着豪华座驾,穿着一身华服的曦,正在绘声绘色的给欢迎英雄归来的诸多同僚吹嘘着。

“宴会上,本人吊捶四方,把那些个妖神喷的哑口无言,大振了我人族的雄风!”

“在语言上,没人说的过我,大振我人族风骨……你们是不知道,妖皇不得不收下我的那草扎的刍狗时的表情,那叫一个生动有趣。”

“只是,这妖皇也忒小心眼……差一点,就差一点!”

“我的小命,就交代进去了!”

“天庭那边,实在是太不讲究……一点吃相都不要,直接找人,挂个入魔的证明,手起刀落,就想要我的小命!”

“简直没天理!”

曦感叹不停。

“嗯,这一回是辛苦你了。”听得津津有味的有巢表扬了一句,“不过,你不要太生气……天庭这般狂妄,如此欺我人族,迟早有一天会尝到苦果。”

“当然,暂时的……且让他们得意一时。”

“现在,我们还是以发展为主。”

有巢指明了未来的目标,同时也确定眼下的道路。

不是惧怕天庭、不敢开战,去讨一个说法。

只是这样做有些吃亏,不合适。

在人族发展的黄金时期,主线任务依旧是壮大自身。

“嗯,我明白的。”

曦点头,表示他是一个很识大体的人。

“暂时妥协,但小本本要给记上,留待未来翻看。”

“正是!”允婼鼓了鼓掌,赞许点头,“我们这些讲道理的君子报仇,一千万年、一亿年,都为时不晚。”

“嘿,我也是这么觉得的。”曦大有知音之感,摸着下巴,一脸深沉,“不过,这仇尽管现在不能报,可算算利息,我认为还是可以的。”

“天庭竟然送我人族一个云中君的职位……那就看本座过去大展身手!”

“你确定?”有巢失笑,“那可是在东皇的麾下做事,并不是容易的。”

“有志者,事竟成。”曦也有些拿不准,但很快脸色就变得坚毅起来,“东皇就东皇……他不是天庭的兵马大元帅、统合诸军吗?”

“在他那里,定然是有着最全面的战争方面人才培养体系,集中了妖族里最出色的战争人才。”

“我人族目前来说,发展速度很快,物质资源囤积很多,族人们一个个都是坚毅果敢,不畏生死。”

“只是缺点也不是没有……终归是在战争方面的底蕴太少,不管是战术上的,还是战略上的,都处于萌新状态。”

曦道出这些年的观察,表情稍显凝重,“哪怕我们背后有巫族的支援,也是一样。”

“因为,巫族……我感觉不太行。”

“不至于吧?”有巢皱眉,“那可都是被筛选出来的人杰精英。”

“人杰精英,我是承认的。”曦先点头,后摇头,“但是怎么说呢?”

“战争这种事情,牵涉太多了。”

“对于指挥官来说,不止考验其智慧,有时候还考验经验。”

“修行文明的等级不同,也意味着许多战术手段的变化革新,打法配合都是天翻地覆……如何恰到好处的使用时间空间交换,还有兵力与大势的取舍交换?”

“等等等等。”

“我们不缺人才,不缺精锐,祖巫大巫中也不缺最顶尖的战略军事家……但是有足够作战经验的基层指挥却很匮乏。”

曦皱着眉头,“巫族建成的时间相比妖族,还是太短了。”

“尽管有不周山顶那里的战场打磨,培养经验意识……可惜,真的开启全面战争,终归是不够。”

“妖族却不存在这方面的软肋,承续了漫漫岁月中的经验积累……这些东西,平时看着不起眼,但是到了战场上,便决定了生死!”

“这么说,问题很严重了?”有巢面色郑重起来。

“说严重……也不是太严重。”曦想了想,“毕竟,巫族的族群素质摆在那里,个个都是精英人杰。”

“智商足够,打上几场超大型的会战,差不多该明白的都明白了,经验蹭的就上去了。”

“但我担心啊……怕天庭方面根本不给刷经验的机会。”

“别到时候,几场超大型的会战下来,巫族的整体组织力就被切割破碎,到时候经验是上去了,却也陷入了被分割绞杀的困境中。”

有巢眉头都皱出了疙瘩,不发一言。

“所以,我得去天庭看看,能不能摸到些什么收获?”曦说道,“能摸来一流的战术指挥人才,那是最好不过。”

“如果摸不到人才,那抄一抄经验也好,回头我自己琢磨着如何扩散培养,将这方面的劣势给弥补上。”

“正好。”

“天庭上赶着送上了云中君的职位……嘿,这个职位清贵,油水少,但却能四处巡视。”

“也不知道帝俊太一那边怎么想的?”

“或许是让我看看妖族是如何势大?是怎样的底蕴雄厚?不可抵挡?”

“是不是想通过我,在人族潜意识中种下难以战胜的阴影种子?不自觉的想要避开战争?”

“啧啧%……这是不是太看轻了我?”

“我不仅要去那里转悠个够,还要把他们的经验和模式给学到手。”

曦目光炯炯,很有自信。

听到这里,有巢的眉头难得舒展了几分,点点头,“很好……既然你想到了,就去这么做吧。”

“相关方面的预算,你尽管开口,我都会批准通过。”

“云中君……云中君……天庭真是送了一个好大礼包。”

有巢有些意味不明的说着。

“兵来将挡,水来土掩,再难的问题,也是有方法解决的。”允婼在一旁笑笑,“战争这种东西,我了解的不是太多,只有那么一点点。”

“不过,就凭这一点点,对于战争我也是有一些心得感悟的。”

“战则求胜,百无禁忌。”

“有时候,想要获得胜利,不一定是非要面对面在战场上见真章。”

“合纵连横,以势迫之,用战场外的交易,坑死对面最顶尖的统兵大将乃至是主帅,让他们换上一个智障且自大的统帅,也是一种通往胜利的法子。”

“把对手拉到比我们还菜的水准,再去战胜他。”

允婼有些冷幽默。

“哈哈哈!”

一众智者贤者都是大笑了起来。

“有什么好笑的?”允婼不以为然,“战争上的那些事,总体来说都能被浓缩在两种范畴里。”

“要么是加强自己,无论是战略战术,还是素质装备。”

“要么就是削弱对手——这把上面的给颠倒一下就好。”

“正面上,打不赢……那就把对面给削成狗就好。”

“总不能,人会打不过狗吧?”

微信扫一扫,好货要分享
投推荐票 /    (快捷键:←)上一章 / 章节目录 / 下一章(快捷键:→)    / 加入书签
章节有误,我要:报错
play
next
close
X
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