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小说网 > 历史·穿越 > 李逵的逆袭之路 > 第545章 问心
听书 - 李逵的逆袭之路
00:00 / 00:00

+

-

语速: 慢速 默认 快速
- 6 +
自动播放×

御姐音

大叔音

萝莉音

型男音

温馨提示:
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?
立即播放当前章节?
确定
确定
取消
全书进度
(共章)

第545章 问心

投推荐票 /    (快捷键:←)上一章 / 章节目录 / 下一章(快捷键:→)    / 加入书签
分享到:
关闭

李逵之所以被李秉乾说成是黑旋风,也不是没有原因的,他如今的装扮是一身黑。

东拼西凑的鱼鳞甲,黑黢黢的就不说了。李逵抢了两个城池,却没有一件能配得上他的金甲,银甲。当然,金甲是别指望了,在西夏也就是皇帝和王爷能穿。

但是银甲也没有混上一件,这让他无奈只好披着破铁甲冲锋陷阵。

先锋军的气势还在提升过程之中,李逵手中能够担任冲锋陷阵的人最理想的就是鲁达了。这家伙力气大,要是配上一件像样的铠甲,骑上高头大马,绝对威风凛凛。

可问题是,鲁达是个步将。

骑马是他的软肋。

要是全军冲锋,骑在战马上,冲在第一个的鲁达,突然从战马上掉下来。危险且不说,尤其是对军队的士气的打击,绝对是毁灭性的。甚至在士兵的士气还没有提振起来之前,就遭遇一场惨败。这对于叛军的影响极大。

至于其他人,阮小二的气势不足。

陆谦倒是能勉强用,但遇到个强一点的对手,也够呛。

至于庞万春,别指望他了,他的武艺可能是李逵手下几个能用的武将之中最差的。

而冲锋陷阵需要的勇猛无敌的气势,一刀砍下敌将的果断。

不得已,只能李逵自己上。

黑色的铁甲,黑色的大氅,他为了不让人认出来,还让军中铁匠打了个黑铁面具。他也想弄个狄青款的青铜面具,带着獠牙的那种,可问题是西夏的工匠对这种无理要求表现出掏心掏肺的绝望。无奈之下,李逵只能选择最平凡普通的装束。

猛不猛,一身黑。

一个近乎无敌的将军,给士兵提振的不仅仅是勇气,还有对于胜利的渴望。

士兵们坚信,只要黑将军冲到哪里,胜利的曙光就照耀到哪里。

这也是为什么李秉乾会忍不住看到李逵瞬间夺取城门之后,就将‘黑旋风’这三个字脱口而出的原因了。唯一的缺点就是,一身黑的李逵,很容易在士兵们的视线之中丢失。因为距离远了,都是个黑点。

控制城门,还仅仅是开始。

打宣化府的时候,李逵的先锋军没有受到多少抵抗。

主要是因为,宣化府虽然距离西夏的边境很近,但是最近的敌人,隔着一条昆仑山脉,根本就不需要守城浪费兵力。

可是西凉就不一样了,这里距离青塘、大宋都比较近,还是西夏的西军门户,真要是不派遣重兵把手,一旦出了闪失,损失就大了去了。

“将主,守军反扑过来了!”

李逵眯起眼睛,抬头看去,长街上一个穿着银色铠甲的武将,在亲卫的簇拥下,冲了过来。

李逵抬起手中的大铁枪,振臂高喊:“杀过去!”

“哪里来的贼子,还不快快受死!”

喊话地是个白袍银铠穿戴的小将。身后簇拥着大批的亲卫,这些并没有让李逵退缩,反而催促着战马,从面具的孔洞之中,他盯上了对方的铠甲,然后是战马,再随后是兵刃。这货竟敢用方天画戟?

你丫也配?

李逵眼馋对方的大戟,这种武器的招数和三尖两刃刀差不多。毕竟三尖两刃刀,就是从方天画戟演化过来的武器。

其实,方天画戟也就是被吕布用出名了,很多武将都喜欢用这种重武器。

比如说史文恭就是此中好手。

而对方手中的武器,更适合李逵的口味。李逵早就瞅准了对方,要生扒了这货。

嗖嗖嗖

三朵黑黢黢的枪花奔着对方面门而去。

李逵虽说不是太擅长使用铁枪,但也不差。周侗可是此种好手,教过李逵不少招数。尤其是三尖两刃刀也有枪法融入其中,只不过不如枪法来的速度快,招式凌厉凶险。只不过,周侗出手,能一下子抖出七朵枪花,李逵面前能做出周侗的一半。

战马冲刺,根本就不能让对方毫发无损的冲过去,毕竟李逵身后都是自己的部下,一旦冲击的阵型变化,进攻将大打折扣。

对方似乎也被李逵精妙的枪法吓了一跳,两匹战马交错的那一刻,李逵突然拽住从护国寺和尚哪里抢来的降魔杵,一道金光闪过,咔嚓一声。

也不知道是人被打死了,还是骨头被打折了,来将如同一堆软绵绵的棉絮,软倒在了鞍马之上,随即落地。

将军身后的亲卫看到主将一招就落败,顿时慌了神色,惶恐之间,有人惊叫着大喊:“小王爷被打死了!”

说完,撒丫子跑了。

李逵勒住战马,从马背上跳下来,落在早就是出气多,进气少的小王爷面前。瞅了瞅对方的面相,不屑道:“一副短命鬼的模样,哪里受得了这人间的富贵。”说完,对周围的手下,嚷嚷道:“给我把他的铠甲扒下来,给爷换上。”

“大氅别给老子扒坏了!”

“小心点,红绒比你的命都值钱。”

鲁达等人当然不能干这个事,只能是刚投靠李逵不久的古哈尔招呼人动手。他是奴仆兵出身,要是在战场上,给正兵,抄首领捡战利品是他们的主要责任之一。动手颇为麻利,利索的让人感觉有种专业扒铠甲的错觉。

古哈尔一边动手,一边扭头对李逵道:“主人,你瞧好吧,奴才一准给您拿下来。”

城内其他地方还在交战,只有联通两个城门的主干道上,诡异的一幕出现了,李逵正在古哈尔等人的服侍下,换铠甲。

他这身铠甲,都是东拼西凑的玩意。有些地方早就破败不堪。

鱼鳞甲这等高超的工艺,西夏的工匠根本就不会修。只能勉强糊弄能穿。

换上了小王爷的铠甲,李逵顿时感觉整个人都精神了起来。尤其是头盔猩红的羽毛,飘逸的宛如一朵火烧云,仿佛一不留神就能飞起来。一看就知道不是寻常货色。

“我的儿!”

要不是李逵脚大,战靴换不上,李逵想连战靴一起换了。正当他拉着披风左右摇摆,臭美的关头,忽然悲凄的喊声打断了战场上片刻的宁静。

李逵这才抬眼看去,还是一样的味道,穿着金甲的中年人,看到倒毙的儿子的那一刻,仿佛一下子苍老了十岁。李逵琢磨着对方身上的金甲,似乎身上的这身银甲也不香了,琢磨着是不是再换一身更拉风的铠甲。

就在此时李秉乾带着亲卫攻入城内。当他来到李逵周围的时候,还真发现了两个熟人,一个死了,倒在地上,古哈尔正在扒这对方的丝绸内衣。这对战场上的人来说,绝对是宝贝。丝绸可以很好的包裹箭头,让箭伤降低到最低。

而那个倒毙的小王爷,李秉乾发现竟然是他侄子。

这不是重点,重点是他侄子的亲爹,亲眼看到儿子生死不知,躺在地上一动不动,正被个不要脸的混蛋扒衣服,在一旁气地快吐血了。

李逵抬手拿起了方天画戟,骑上战马,全身爽利的对为首的王爷喊道:“降还是死!”

天地良心,凉州大王李秉奕,亲儿子被李逵刚刚一棒子打死,这时候会投降,简直见鬼了。他根本就没有瞧李逵,而是指着李秉乾道:“贼子,当年太后心慈手软没有毒杀你,留下你一条狗命,没想到今日会酿成如此大祸。”

“三哥,我也是为了我皇族着想。要不然,几十年后,这大夏还有我李氏立足之地吗?你被高官厚禄给蒙蔽了双眼,但是我不信你看不出来,梁氏处心积虑想要将我李氏取而代之。一旦到了那一天,你我都是李氏的罪人。”

李秉乾还想要试图说服对方,语气颇为诚恳。

可惜,丧子之痛就在眼前,哪里会让西凉大王李秉奕平静的去思考皇族的未来。而且,他要是真对李氏忠心的话,绝对不会投靠梁氏,换取高官厚禄。

再说丧子之痛就在眼前,此时此刻,他想到的就是报仇,报仇雪恨。根本就没有妥协的意思,对手下几员大将大吼道:“给我杀了此贼,还有那个黑厮,此仇不报,我誓不为人。”

“三哥!”

“王爷,切莫为手足之情耽误了大事。”

“保护王爷!”

说话间,李逵早就和西凉大王手下的几员武将杀在一起。拿着方天画戟,终于有点顺手的感觉了,这玩意说白了,有点像是苍蝇拍,战戟的戟头少说三十斤的分量,轮圆了拍下去,一拍一个死。

而且还能刺,还能撩,尤其可以当成斧子砍。

几乎在使用上和三尖两刃刀没有太多的区别,唯一不同的就是大了一些。方天画戟的戟头要比三尖两刃刀大很多。但在手中使用出来的气势更加足。

四人围上了李逵的那一刻,阮小二等人想要上前帮忙。

反倒是李逵大喊道:“别出手,让我掂量下这帮人的武艺。”口气颇为轻蔑,这让几个党项武将气地哇哇大叫,恨不得立刻将李逵打落马下,戮尸泄愤。

也就是李逵,艺高人胆大。

他摆明了是要用实战来检验武器,同时提高武器的顺手度。

战戟挂着风,呼啸而来,为首的大将举起手中的狼牙棒想要硬开,却没想到受伤巨大的力量仿佛山崩地裂般,根本就不是人力可以抗拒。

要不是边使枪的武将帮忙,李逵一招就能将对方的武器拍落在地上,战戟只要轻轻往前已送,就能轻易超度了对方的小命。

说话间,五人,如同走马灯似的战在一起。

刀枪剑戟,光影剑影,处处危机四伏。却丝毫没有影响李逵的搏杀,反倒是李逵连连暴吼,手上的力量一下比一下大。

战了四五十招,这几位西凉大王的手下武将叫苦不迭,开始心里犯嘀咕了起来:七王爷什么时候招揽了如此猛将?马战之中,甚至比当年威振铁鹞子的讹其满都要厉害。

这也不怪他们,讹其满天生神力,单缺乏武艺招数上的修炼。而李逵的力量不弱于讹其满,但是武艺可要高出讹其满不是一星半点,打起来,讹其满只能被动挨打的苦苦忍受。

而讹其满的死,至少一半能算到李逵的头上。

骑在马上观战的西凉大王是又惊又怒,他手下四大战将,竟然奈何不了李秉乾麾下的一员战将。

比封地,他拥有西凉大片的草场,牛羊成群。

李秉乾倒是也有封地,就在西凉边上,叫一个山丹的小村子附近,是一座光秃秃的荒山。比在皇族的地位,他更是李秉乾不能比。

可却在西凉城,他的主场,膝下最疼爱的儿子被杀不说,连带着自己也有性命之忧。此时此刻,他已经心生退意,可是就这么走,却很不甘心。看着越战越勇的李逵,他偷偷的摸向了弓箭,刚抬起手,就听到尖锐的破空声袭来。等他想要扭头躲避,已经来不及了,当他到底的那一刻,他双眼还没有闭上,额头上一支羽箭的尾部还在颤动不已。显然是庞万春出手了。

“王爷!”

自家的王爷被射死,四个武将发狂似的冲向了李逵。

李逵凝神敛气,缓缓举起手中的战戟,似乎很寻常的落下,为首的武将还以为李逵是失神了,心头暗喜。但是当他想要将手中的大枪刺穿李逵的胸膛的那一刻,却惊愕地发现画戟已经到了面前,仿佛不带有任何速度的缓慢,却让他说什么也躲不过去的大网将他卷入其中。

愣神之中,画戟拍在了对方的脑袋上。

仅这一下,如同一板砖拍碎了瓦罐似的,稀里哗啦一阵暴响。

随后整个人就从战马上向后飞去。

“大哥!”

喊声愤怒,却于事无补。

李逵人戟合一,冲刺着靠近,没等其他三个武将反应过来,战戟如同天罚般砍过来,一颗头颅飞起,尸体软绵绵地到底。李逵接着将双手持戟变成单手,将招式用到了极致,改劈为撩,金属被撕裂的狂暴,让人耳畔宛如被针刺的痛楚。

最后一个武将根本就来不及反应,却发现李逵的战马上已经没了人影。

而李逵早就跳到了空中,势大力沉的战戟落下,连人带马砍杀在场。

之前还杀的难解难分的五人,在刹那间就分出了胜负。

李逵毫发无损,站在中间。

周围倒下的四人,似乎还摆动着战斗的姿势,可是他们已经死了。

沉默。

良久的沉默之后,是巨大的欢呼。

“将主无敌!”

“将主万胜!”

主心骨都死了,西凉城内的反抗变得软弱了起来。很快大批投降的党项士兵颓丧地跪倒在地上,目光呆滞,几乎所有人都不敢相信,他们会失败。强大的西凉大王会在短短的一个时辰之内,将整个城池都让叛军被霸占了。

此战,是李秉乾起兵之后,也是李逵统军在西夏作战遇到的第一次像样的抵抗。

战斗结束之后,士兵伤亡且不说,李秉乾却是一阵后怕。

西凉城内竟然有一万五千多大军。

要是李逵败了,他或许会死在这座城池。

好在终于了赢了,但是胜利的滋味,对叛军来说,是喜悦,是狂欢。但是对李秉乾来说,这是苦涩的滋味。

“大王,将主来了。”

费听多罗终于能够在李秉乾跟前做他擅长地事了。

李秉乾萎靡道:“有请。”

李逵坐在李秉乾的面前,直截了当道:“大王,该做决断了。”

“什么决断?”

“是进兵兴庆府,还是控制整个河西走廊。你应该明白,要是再不出兵,士兵们就懈怠了,想要染指皇帝宝座,几乎不再有可能。”

也就是李逵敢对李秉乾这么说话,同时,李秉乾也陷入了沉思。

前者,危险未卜。

后者,倒是能割据一方。甚至梁氏即便反应过来,也会对他无可奈何。

怎么选?

李秉乾迟疑起来。

微信扫一扫,好货要分享
投推荐票 /    (快捷键:←)上一章 / 章节目录 / 下一章(快捷键:→)    / 加入书签
章节有误,我要:报错
play
next
close
X
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