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小说网 > 历史·穿越 > 留里克的崛起 > 第424章 有人不想做人了
听书 - 留里克的崛起
00:00 / 00:00

+

-

语速: 慢速 默认 快速
- 6 +
自动播放×

御姐音

大叔音

萝莉音

型男音

温馨提示:
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?
立即播放当前章节?
确定
确定
取消
全书进度
(共章)

第424章 有人不想做人了

投推荐票 /    (快捷键:←)上一章 / 章节目录 / 下一章(快捷键:→)    / 加入书签
分享到:
关闭

不大的帐篷内奥列金趾高气昂地坐着,他的身边摆了一些油灯,跳动的火苗照着他的金冠更加闪亮。

帐篷外,硕果仅存的黑衣战士们依旧保卫着过往的安全。他们已经是最后的精锐,伙伴们大量战死,他们愿意继续追随过往战斗,几乎都在于他们干瘪的麻布包充盈起来。他们没有信仰,只为钱而战斗。

帐篷内坐着的奥列金的高傲所掩饰的正是他的担忧。

恐怕,自己当下只能用钱来换得盟友们的继续支持。

不久,各部族的公爵得了消息纷纷赶来。奥列金的儿子卡尔,因没有在俘虏里找到合适的女人,只好悻悻然回来。

烈火越烧越猛,但火焰绝对不能烧到近岸的联军营地。经历大战后的各部族战士,他们狂喜后的精神正快速被身心俱疲所冲淡,吃过了缴获的食物后,不少人甲不离身,蜷缩在火堆旁已经呼呼大睡。

他们只是平凡的战士,这一战许多人在火焰不可控之前都抢到了一些战利品,例如小的陶碗、布匹、铁刀,渔网,等杂七杂八的东西。他们只是平凡的人,抢到的也多位平凡的生活用品。还别说,这些器具本身也是大家需要的。

战士们相信,自立为王的盟主一定会按照战前的契约,将各部族应得的大宗战利品分配,届时每个活到战斗结束的战士,都能拿到一笔可观的财富。

卡尔马就是最后一战!联军大获全胜!

很多兄弟死了,那是他们的命运!

活着的人陆续安然入睡,因为他们觉得,自己最多在此停留两三天,大军就该带着战利品打道回府。

普通的战士就是这样想的,奥列金还无法察觉,他集结的大军,那士气已经悄然间化作泄了气的皮球。

很快,帐篷变得拥挤,各部族的公爵身上散发着强烈的汗臭,他们更是锁甲不离身,一张张面孔充满了丰收后的欢愉。

奥列金却绷着一张威仪的脸,闹得气氛非常怪异。

实则奥托和留里克已经通过泄密的信使清楚了一切。

“我的兄弟们,你们都来了,看起来你们也抢到了大量的战利品。”

国王发话了,然并无人排着胸膛吹嘘自己收获颇丰,因为没有谁是傻瓜,人人都知道奥列金必然抢到了大部分的钱币,梅拉伦人才是最大赢家。

大家如此想着,奥列金干脆直接说明这一点:“我的梅拉伦战士发现了敌人的银库,我军发了大财。如此最贵重的宝贝,按照契约它的分配权就在我的手里。所以,这些银子,尽数是我梅拉伦人的财富。”

此言一出,在座的人们纷纷挺直腰板,大家觉得不可思议,奥列金竟会说出这种话。

“怎么?你们愣住了?还是不懂我的话?我告诉你们,因为这是我梅拉伦人发现的,自然就是我的战利品。”

这下没有谁再愣神,就是耳洞里无垢再多,奥列金“吃独食”的宣告也是惊得大家振聋发聩。

一瞬间大家猛然站起来,七嘴八舌间无不是伸着手指对准奥列金,指责荒谬。

本来,耶尔马伦的温德森就觉得自己被盟友摆了一道,现在看来自己的揣测是真的。

一向以沉稳著称的老家伙温德森,他伸着手指破口大骂:“好啊!奥列金,你让我们耶尔马伦人去拼命,好处都被你拿了?!不公平!说好的给我们大量金银呢?”

“对啊!”连带着格兰人奥克都蹦出来叫嚷:“即便我们出兵很少,也得给我银币。”

鸡贼的格兰人战斗到现在几乎毫无损失,做到这一点的要素就是不要贸然的冲到第一线。己方可以去抢点残羹剩饭,奥克实在知道自己为了抢掠搭上太多人名,自己部族那点儿人分分钟土崩瓦解。

谁是勇猛谁又鸡贼,难道奥列金看不出吗?

就算是鲁莽的卡尔也知道格兰人在这场战争表现得是什么德行。

国王突然成了千夫所指,在场的公爵们每一个有好脸色的,一个二个都在用恶毒的语言咒骂。

奥列金活了一把年纪,他料到会是这样,也做了一番预案。他毫不生气,因为这些在他的算计内。

不料,卡尔就是一个极大的变数。

在卡尔看来,他老爹可算做了一件令自己极度满意的安排。他猛然拔出剑,以箭矢反指着咄咄逼人的公爵们。

一瞬间,公爵们也纷纷拔剑,仿佛大家要在帐篷内自相残杀,此情此景惊得留里克拉着卡洛塔下意识钻到老爹身后,生怕真的打起来溅自己一脸血。

“你们想干什么?难道想要明强?去袭击你们的国王?告诉你们,这些钱是我们梅拉伦勇士拿命抢过来的,你们不也是在凭本事在抓俘虏、抓牛羊吗?我们梅拉伦人可曾向你们索要?所以,你们又何故生气?所有银币是我们的,这很公平。”

“呸!这也算公平?奥列金!”手持有些弯曲铁剑的温德森低沉嘶吼:“不要躲在你儿子后面。看看我的剑,这是我砍杀敌人而变得弯曲,我们耶尔马伦人付出巨大牺牲,想不到遇到了你这么一个出尔反尔的人。”

“对!”昂克拉斯的昂格里夫大声附和:“把我们的钱拿出来。你不要想着装糊涂,所有人都看到你们梅拉伦抢到了大量的箱子,里面全是金子银子。”

试图说服大家是不可能的,奥列金也不想废话,他换换站起来,心里抱怨儿子太冲动之际,就直接将之拉开。

奥列金绷着龟裂的老脸,面对着盟友们的剑,一副无所畏惧的模样。

“现在不要废话了,凭本事抢东西又据为己有本就天经地义。我是做过许诺,我说的可是战争结束后进行财富分配。难道你们觉得战斗结束了吗?”

“结束了!一切都结束了!卡尔马已经打下来,我们当撤离。”温德森大声道。

“不!还没有结束。”奥列金已经收了剑,他走近盟友们,“我获悉,东方还有一个银堡,那里已经是丹麦人的领地,当地有着银币堆成的山!兄弟们,你们难道只拘泥于眼前的一点利益?哦,是湖水限制了你们的想象力吗?跟着我继续南下,打下那个银堡,那里的银币是我们一百年都不能花完的巨大的财富。你们所有人都会变得极为富足!想想看,丹麦人的实力也就那样,我们南下杀了那些丹麦人,夺了银山。”

听得,温德森的态度有一点动摇:“你……你说谎。你现在都不给我钱,以后如何保证?我不管,我要撤走,我还要你拿出钱来,否则!”

“怎么?”

“我的战士如若得不到犒劳,他们会自己离开。奥列金,我明白了,你想让兄弟们继续跟着你南下和丹麦人血战!你的诚意呢?只是做出许诺?我们就要银币!”

大家的情绪又躁动起来,所言皆是“我们要现金”。

可在奥托和留里克看来,梅拉伦人是要出尔反尔了。“糟了,我担心的事居然发生了。要是这个奥列金撕毁契约,战后不给我麦子,或者拖延。该死,真那样的话,我真想揍他一顿!”留里克瞪着眼睛心里盘算着一件大事,他的头脑在推演自己带着罗斯军进入梅拉伦湖武装讨要麦子的战士。

虽说内斗留里克并不希望,可是,有的人不想做人了。

本来奥列金想着自己标出新的作战目标,以“银山”来吸引大家,引得大伙儿即便拿不到银币也能继续跟着自己干。

可他忽略了,他从仆从军和被杀的商人嘴里明确知道了“银堡”这一南方的丹麦定居点的事实,其他人如何知晓?又如何断定那里真的有一座银山?退一步说,谁知道真的得到银山奥列金的梅拉伦人是否吃独食。

大家就是嚷嚷着要银币,所有人都在扬言拿不到银币这事儿没完,全员打道回府,至于以后是否承认奥列金的家族当国王,那就……

此乃耶尔马伦的温德森的威胁,一下子惊得奥列金直冒冷汗。

在此之前奥列金可谓什么都不怕,奈何他引以为傲的私军,其中那最精锐的五百人,而今经历战争就剩下区区七十多人。维系他权势的生力军损失太严重,他此番表现出的贪婪亦是其权衡再三后,希冀这笔钱再去训练一批精干之士填充进自己的私军里。

暂且他知道自己在梅拉伦部族内的权势已经有了前所未有之危机,没有了压倒性的军事优势,部族的那些富商大户指不定会跳出来推举新首领。

针对卡尔马的战争可谓大获全胜,怪异的竟是奥列金几乎要失去它的权势。

情急之中继续守着钱无疑是要激化矛盾。

出征之际梅拉伦军有着压倒性兵力优势,而今这份优势已经削弱了太多。

耶尔马伦人、昂克拉斯人和乌普萨拉人,三家都是出兵五百人,他们实则是盟友部队的骨干,稳住了他们,自然稳住了大家。退一步说,那些小部族像是格兰人,他们简直是凑数撑场面的存在,指望这些人发了疯似的去打仗太不现实,这些家伙打不了苦战,唯有顺风仗才有动力夯上几板斧,就是抢战利品的时候可不想吃亏。

“一万银币,你们三位每人一万银币,我现在就给你们。只要你们继续跟着我进攻银币,届时会有更多的钱。”

一万银币实在不是小数目,三位公爵一下子瞪直了眼睛。

可是,这些钱也算巨款吗?留里克从父亲身后探出半个身子,只能感慨一个狭小的湖泊的确限制了许多人的眼界。

温德森表面上还保持着愤怒,实则内心已经软下来。

当然,软下心来的仅仅是温德森。

遂有小部族的公爵站出来质问:“我们呢?也是一万银币?”

在得到否定答案后,所有的小公爵皆是暴跳如雷。

“难道因为我们出兵少就不给战利品?那么我为何还要为你打仗?难道你觉得我们是奴隶?不干了!走了走了!”格兰人奥克收了剑,麻利地做出不欢而散的姿态。

温德森急忙拉住了这位兄弟,又对奥列金说:“至少也得按照出兵数量,按照高于佣兵市场价的报酬给兄弟们钱!依我看,每个战士给五十个银币,我们耶尔马伦出兵五百人,你当给我两万五千银币。”

“嘿嘿!我支持这个!”奥克突然换了一幅嘴脸。

奥列金眉头紧锁:“太贵了,招募佣兵也不是这个钱。还是你们觉得,自己其实是一种佣兵?”

“我们不是佣兵!”温德森带着怒气,拿出了自己的理由:“大家都明白了,我们站在卡尔马仍是一个开始,可是你对攻击银堡是否有把握?至少我们兄弟们都很担忧。兄弟们太累了,继续打下去我们只会全军覆没。兄弟们需要修整一段时间。你要是真给我们这么多钱,至少我愿意跟着你继续干。大家养精蓄锐继续作战就是。”

显然,如若真的按照温德森的要求,给每个盟友战士五十枚银币,自己捞得钱还不得都送给他们了,这是断然不可能的。

毕竟招募一群亡命徒大功一个月,给他们的薪酬撑死了也就十个银币。实际呢?以奥列金自己的经验,两三个银币的许诺报酬,就有一群农民自带武器来当佣兵。

如果说温德森是觉得拿到了足够的钱可以继续南下再拼一把,昂克拉斯的昂格里夫就是故意刁难了。

“你必须给我们每人五万枚银币,我也要撤走。继续向南是送死,甚至这里就充满危险。”

本是情绪被压制一番的卡尔这下又是暴怒:“昂克拉斯的老家伙,你疯了吗?五万银币,你这辈子见过五百磅银币的箱子堆起来有多高吗?!”

昂格里夫耸耸肩:“我不管,给我五万枚银币,我必须给我的族人有个交代。”

他就是估计奥列金舍不得拿出这样的巨款,必经昂克拉斯军的情况,他昂格里夫是公爵自然非常清楚。大家延展情绪都很严重,由于抢了大量的牛羊、女俘,巴不得将之赶紧运回故乡。当战士们一无所有时最为拼命,现在,他们急需把掳到的女人带回去当妻子,继续把牛羊带回去精心饲养。他们有了瓶瓶罐罐,就开始担忧很多事……

微信扫一扫,好货要分享
投推荐票 /    (快捷键:←)上一章 / 章节目录 / 下一章(快捷键:→)    / 加入书签
章节有误,我要:报错
play
next
close
X
Top